2018年最新的澳洲留學重點

? ? ? 作為中國淄博留學生最關注的留學目的地之一,澳大利亞以其優秀的教育資源吸引著中國留學生,同時,也為優秀的國際學生提供了留學后就業和移民的優惠政策。根據澳大利亞移民與邊境保護局發布的數據,2012~2016年短短的五年間,澳大利亞政府發放給中國留學生的簽證數量翻倍增長,從24403個增長到 51139個,其中赴澳讀中學的中國學生人數增長了51.6%,赴澳讀本科的中國學生人數增長了181%,赴澳讀碩士的中國學生人數增長了106%。

中國留學生最喜歡哪些城市?

墨爾本、悉尼、布里斯本、阿德萊德、堪培拉、珀斯、紐卡斯爾、伍倫貢、霍巴特、黃金海岸。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州仍然是中國留學生的最愛,塔斯馬尼亞州和南澳大利亞州也因為更優惠的移民加分政策吸引了不少中國學生。最多赴澳讀本科的中國學生選擇商科專業。

赴澳讀本科的中國學生,專業選擇集中在商科(47%)、工科(22%)、文科(11.90%)、理科(11.10%),緊隨其后的是藝術(7.46%)、社會科學(4.48%)和醫科(2.99%)。

而赴澳讀研的中國學生,專業的分布為商科(43%)、工科(20%)、文科(12%)、理科(9%)、設計(7%)、傳媒(6%)。商科依然是熱門科目,但近年來隨著澳大利亞移民政策及就業形勢的改變,中國留學生在選擇專業時越來越理性。

此外,一些與就業市場緊密結合的商科細分新興專業應運而生,如工料測量、物業估價、物業管理、營建管理等,而風險管理、紅酒營銷等專業技能與商業管理相結合的專業,因其獨有的特色也漸受熱捧。無論從移民的角度還是就業的方向,這些專業都值得中國學生關注。

對跨文化的適應低齡留學生困難更多

跨文化適應方面,赴澳讀本科和研究生的中國留學生整體適應得不錯,讀本科的學生對學業的擔憂較多,主要體現在作業多(43.8%)、課程跟不上(42%)、語言交流不暢(41.1%),擔心自己難以順利畢業(41%)等方面。“難以融入當地社交圈”(52.5%) 是赴澳讀本科的中國留學生遇到的最大跨文化適應難題。

低齡留學方面,小留學生在適應澳大利亞學習時則表現出諸多問題:無法適應中外教學的差異(45.48%)、英語水平太低導致理解課程有困難(39.62%)、在課堂里用中文交流(35.85%)、跟不上課程節奏(32.08%)、小組討論和回答問題時不積極(45.10%)、出勤率差(21.57%)、不知道如何尋求幫助及利用學校的內部資源(19.61%),盡管如此,54.72%來自中國的小留學生們都表示課后并沒有練習英語的習慣。初次赴澳學習時的狀況不斷,有可能導致一些小留學生陷入惡性循環,最終不得不轉學甚至退學;“在校成績排名不佳或出勤率不佳”成為中國小留學生在讀中學期間轉學的主要原因,占比達41.46%。

學業管理對很多中國留學生來說也許比較陌生,選課是對學業進行邏輯安排且有技巧地進行學業管理的初始階段。在選課方面,58%小留學生表示對課程內容了解太少導致選擇錯誤,34%不了解課程結構,32%不知道怎么為自己選課以及不知道從哪些渠道收集信息。在日常生活方面,中學階段的中國留學生與寄宿家庭之間在飲食喜好與文化沖突方面最容易出現問題。

澳大利亞雇主如何評價中國留學生?

工作努力但需提升溝通能力!澳大利亞“海歸”集中就業的五大領域為商業服務(17.1%),金融與會計(16.0%),教育(13%),IT、工程與設計(11.3%),制造業(7.2%)。整體來看,澳大利亞歸國校友從事大商科領域的占比約為42.4%,從事包括IT、工程與設計、制造業、能源、礦產、建筑等理工領域的合計占比約為24.4%。

澳大利亞當地雇主認為中國學生雖然工作非常努力并注重結果,但不常分享觀點且較為保守。他們建議中國學生需提升溝通能力,尤其是英文職場環境下的溝通能力,學習表達自己的觀點,在應聘和工作時,需要清晰自己的職業目標和定位,加深對企業戰略、企業產品與企業文化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