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雅思培訓課程教學反饋

???IELTS全稱為國際英語語言測試系統,主辦方為英國文化協會、澳大利亞教育國際開發署和劍橋大學考試委員會。IELTS憑借其溝通為本的考試理念、廣泛的國際認證、人性化的考試系統等特點而成為全球舉足輕重的外語考試之一。據淄博雅思官網,到2014年為止,全球范圍內已有超過9000所機構和學校,多國政府、企業及職業團體認可雅思作為英語交流能力的憑證。除英聯邦國家外,超過3000所美國院校,包括8所常青藤盟校及絕大多數頂尖院校將其作為入學資質的重要考據。雅思考生規模之大前所未有,考試熱潮更是來勢洶涌:2008年,超過120萬場的考試在126個國家的500多個考場進行,即全球平均每30秒便舉行一場雅思考試。2012年,全球考生突破200萬,在135個國家和地區設立考點。雅思是一個業界奇跡,其考試場次不斷創下歷史新高,考生人數連年實現增長,進一步奠定了其作為全球最受歡迎的高端英語語言考試的地位。雅思進入中國后,2001年只有57000考生;2008年,在29個城市設立了31個考試中心,考生總數超過26萬;2012年,中國成為全球考生來源第一大國;到了2014年,35個城市的考點達到53個,人數接近60萬。

????年來的不斷革新和升級,不僅確保了較高的信度和效度,還激發出愈發旺盛的生命力和競爭力[1]。IELTS體現了語言教學理論和語言測試發展的創新模式,它的題型設計基于學術語境下語言運用的分析,反映語言在真實世界中的運用,Clapham認為它是首類把交際活動融入測試的語言考試[2]。Ingram認為雅思如此吸引眼球有以下原因:(1)語言通行證;(2)全球首例真正具備國際基礎的語言測試項目;(3)全球語言測試的獨特創新(如口試中的訪談設計);(4)影響深遠的反撥作用;(5)龐大考生數及其影響[3]。巨量的考生數能形成一種敦促雅思改進的合力,更多的監管和監督為其持續發展提供激勵與動力[3]。中國是“烤鴨”(考雅思者的俗稱)大國,許多高校和各類培訓機構開設各種各樣的雅思培訓課程。然而,業界對這些課程的實效卻探索甚少。那么它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幫助了這些準留學生們即將到來的海外學習學術生活呢?學者趙永清認為短期的數據并不能全面反映情況,只有持續性的研究才能獲得接近的真相[5]。筆者對雅思培訓教學有效性這一課題進行了持續性、跟蹤性的研究,并將“國內雅思培訓的聽讀課程的研究結論”[4]反饋給受訪者,在此基礎上,就輸出性技能(寫說)的反饋問題作進一步的探索。